中国经济网首页 > 科教文化频道 > 电影2004 > 正文
 
我的母亲(法国)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2005年09月14日 15:29
    我的母亲

    Ma Mère

    2004.5.19法国上映

    导演/编剧:克里斯托弗•奥诺雷(Christophe Honoré)

    主演:伊莎贝尔•于蓓尔(Isabelle Huppert),路易•卡莱尔(Louis Garrel)

    摄影:海伦娜•勒瓦特(Hélène Louvart)

    类型:剧情

    出品国:法国

    片长:110分钟

    剧情梗概:

    本片改编自法国著名社会学家、作家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1897-1962)的同名小说。

    皮埃尔是一个17岁的黑头发、蓝眼睛的英俊少年,他爱上了自己的母亲海伦。父亲在年轻时强奸了母亲,那时母亲才13岁。之后组建的这个家庭并不幸福,海伦成了一个双性恋;而父亲则对着黄色书刊生活。在一场事故中父亲死了,皮埃尔需要重新建立自己与母亲的关系,故事就发生在他们位于西班牙的假日别墅里。海伦知道儿子对她的爱,她不能违背世俗道德来接受,只能自甘堕落。她开始放任自己,公开把女友汉西带回家,并带皮埃尔到西班牙下等酒吧去感受世界的污浊和肮脏。三个人疯狂酗酒,沉迷声色。海伦想让皮埃尔迷上别的女人,首先她让汉西勾引皮埃尔。失败之后海伦选择了离开,并雇佣少女雷娜和她的弟弟转移皮埃尔的爱。但海伦最终发现自己无法逃避,或自我欺骗。雷娜把真相告诉皮埃尔后,在一场精神意义的性爱中,海伦将手术刀刺入自己的心脏——只有死亡才能挽回皮埃尔,拯救这场没有结局的灾难之爱。最后,在停尸房里,皮埃尔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当众手淫,并以这种方式向他所爱的母亲告别。

    评论:

    《我的母亲》最初就是给戛纳电影节量身订做的片子,导演克里斯托弗•奥诺雷找到主演伊莎贝尔•于蓓尔和路易•卡莱尔时就说,这将是参赛戛纳的电影,将引起争议,一鸣惊人。可是《我的母亲》没那么走运,最终没有入选竞赛单元。对于这种完全属于个人化创作的小成本艺术电影来说,没有参加电影节相当于给发行判处了死刑。结果影片票房凄惨,除了伊莎贝拉•于蓓尔和16岁以下限制级之外,它没有任何地方被人关注。但实际上,这部电影最值得重视的应该是它改编自乔治•巴塔耶的小说。乔治•巴塔耶虽然是个至今仍没被充分重视的法国思想家,其实他的思想曾经影响了罗兰•巴特、福柯和德勒兹等法国思想家,他关于色情学、消耗和异质的理论是20世纪思想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巴塔耶1940年创建了法国最重要的理论刊物《批评》(Critique)杂志,在撰写大量社会评论同时也创作了许多小说,他一度非常推崇萨德,因而他的作品也因充满性、乱伦等场面,令法国人既痴迷又憎恶,《我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代表作。

    在影片中,父亲、母亲的意义对于塑造皮埃尔这个人物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父亲之死(使我们联想到俄狄浦斯和哈姆雷特),没有像基斯洛夫斯基的威克特(《盲打误撞》)那样造成理想的迷失和选择的徘徊,皮埃尔反而因父亲之死而更加憎恶父亲,这里“父亲之死”再也不具有精神意义,而是把主人公没勇气面对的现实推向前台。皮埃尔在父亲的柜子里找出那些黄色画报,七零八落地撒在地板上,然后他尝试手淫,并对那些画报撒尿,这个诬蔑父亲遗产的段落体现出电影试图告别二战后欧洲文化强烈的父亲意识而返回自我身体。在对母亲的关系上,皮埃尔痛苦于母亲的罪错,她是个不完整、不纯洁的女人,母亲总是用手压住他的头,轻喊“我的儿子”,可她也在酒吧里大呼“离我远点,我是世界上的一个婊子!”影片真正的精神线索是母亲海伦,电影以海伦深夜流浪归来开始,以她的死作为结局,她本身是个犯“罪”(同性恋)的女人,同时是纵容的母亲,她为了挽回儿子一错再错,直到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在儿子面前,她要遮蔽缺陷和爱欲,作为一个女人她又不能克制自己的本能,这是极其恶毒、残酷的。一个女人可以无休止地堕落和自我放任,但她不能在儿子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肮脏与污浊。海伦从影片开始到结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她已经不具有发泄的权力和对象,直到在沉默中死去。

    影片讲了一个在伦常背景下不可理解和原谅的故事,但却没有用歧视和偏见来对待,这与其他描写乱伦题材的电影体现出价值判断上的区别。首先,影片没有道德歧视,导演直接切近的不是乱伦场面而是心灵痛苦,不是用道德来讲故事,而是用身体。其次,影片也没有任何性别歧视,在海伦、汉西与皮埃尔三个人在一起时,构成了性的禁忌关系:母子恋、同性恋和儿子与母亲女友之恋,但影片尽力避免了用带有世俗偏见的画面来描述这种关系,影片没有对性爱过程中身体局部的描写,而多数是用全景描写,叙述的冷静、坦白和自然取消了色情主义和道德说教在这类画面中的功能。

    影片的拍摄虽然没有性别和道德歧视,但还是带有了窥视色彩。观众是带着窥视的前提来审视电影,好比同性恋题材,很多人打着为同性恋平权的旗号,实际上手里抓住的是“窥视欲的市场价值”,这恰恰是巴塔耶无用消耗理论的演示。《我的母亲》中的乱伦是纯粹意义的乱伦,皮埃尔对母亲的精神之爱和肉体之爱的需要,这是人人都回避的题目,对乱伦现象的距离不能使人们真正接近犯罪错的人群,这样的事实是“恶”的,是对社会关系和伦常规则严重的破坏。从弗洛伊德那里讲,人的恋母情节有心理学的依据,很多人到了成年仍然不能摆脱对母亲的心理依赖;而从安东尼•吉登斯的理论出发,现代人自我身份的混淆和认同错觉是普遍的,皮埃尔分不清自己是母亲的恋人还是她的儿子。而导演奥诺雷把原著故事从20世纪20年代搬到现在,实际上重新展现一种古典的痛苦,乱伦在古希腊神话和西方文学史中就有很多种形式,让这种身体性的痛苦具有了现代的意义。但无论如何,这样电影绝非“公众电影”,它在世俗世界只能造成曲解和误读,而不是理性剖析,这也是萨德、亨利•米勒、凯鲁亚克、巴塔耶一直以来有争议的原因。(李洋文)

    链接:

    导演奥诺雷及其作品:

    克里斯托弗•奥诺雷被人视为天才,27岁时就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非家庭》(L’Infamille),这个1970年出生的布勒塔尼人大学毕业后来到巴黎从事独立写作,没超过五年就已经成名。写作的同时他也开始从事电影批评,先后给《电影手册》和《首映》等著名电影杂志做撰稿人,同时也和朋友创作剧本。2002年,奥诺雷导演了处女作《西里尔的17个瞬间》(Dix-sept fois Cécile Cassard),影片穿越女主人公西里尔生命中最紧张的17个时刻,描述了一个女人重建生活的艰辛,该片入选了2002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但票房和评论都一般。《我的母亲》在逻辑上是《西里尔的17个瞬间》的深入和延续,奥诺雷说,“《我的母亲》的出发点在于,在《西里尔的17个瞬间》中我描述了一个妈妈,但我忽略了母子关系,这是个遗憾。很快,我就重新想到乔治•巴塔耶的小说,但这不是个单纯的文学改编,我想要叙事的结构,我把它搬到现时代来看看这个放肆的故事到底能说明什么。”

    
 
来源:中国经济网